返回

吃一堑长一智 细数这些年货主坑人的惯用手法

2019-02-02 04:00:00 李子木
卡车之家
李子木

用文字与卡友们聊情怀。

常年开卡车的司机总是少不了与交警、路政等人周旋,生怕因为一点问题就被罚款。但老卡车司机同样得与另一个群体斗智斗勇,这个群体统称作“货主”。

有些货主为一己之利,怂恿卡友多装货,或哄骗卡友闯禁区,或拉完货不付钱,把部分卡友坑惨了。今天咱们就来数数货主惯用的坑人手法,前车之辙,后车可鉴。期望卡友看完这篇文章以后能够少栽点跟头。

吃一堑长一智 细数这些年货主坑人的惯用手法

无视限行,货主睁着眼说瞎话

货主从来不怕卡友车辆限行,只要货物能尽快送到目的地就行,有些自私的货主便开始睁着眼说瞎话。

“我12号拉了一车从山东德州去福州体育运动学校的货,货主说不禁行,我走在福州路上感觉不太放心,本来运费就便宜,再禁行罚款就麻烦了,于是发了一个求助,不一会同行张大哥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那是禁区,需要绕路。”

“我13号从濮阳市拉了一车食品到河南焦作市区(货车禁行),运费600元,到了焦作后,收货方不承认接货点是市区限行路段,怕加运费,一口咬定货车可以进,没办法,我只得用朋友的大面包车化整为零把货送到目的地,还得帮忙卸货,中间还要发视频给发货方(保留凭证)。我就纳闷了,收货人内心怎么这么强大,睁眼说瞎话。”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私自利的人何止成百上千。卡友们经常穿梭在陌生的城市装货、卸货,无奈限行政策越发严重,限行区域越来越多。解决这种问题没有捷径,因为限行号码和区域从来都是“地方特色”,一个城市一个样,卡友们只能在进入城区前详细查阅当地的限行规则,或者通过相关的卡友微信群、APP互相咨询,提前规划好路线,货主的话只能作参考。

当然卡友们最好在接单之前详细研究一下装货地和卸货地的具体地址,看看是否位于禁行路段,以此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吃一堑长一智 细数这些年货主坑人的惯用手法

不管超载,只想着自己方便

货主总想着多装货,恨不得每辆卡车都是百吨王,运的越多越好。交警、路政等道路执法人员肯定不干,夹在中间的货车司机左右为难,少不了受气。

“昨天在郑州装了一车货,和装货的说车子最多装27吨,他们说给我装了27.5吨,结果上高速被拦下来了才知道实际装的是29吨,让货主加运费也不加,让他们承担超载罚款的1000元也不同意。”

每当遇到“就剩这些了”,货主总是软磨硬泡让装上得了。其实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卡友心软,只是货运市场低迷,卡友对货主的话语权偏弱,硬不起来。另一方面,你奉公守法,同样的距离同样的货,有些胆大的人他敢接单,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卡友为生计有时也不得不抱着侥幸心理冒险。

限行还好办,这是刚性规定,提前查清楚了没人敢以身试法。货主加压下的超载最难解决,但笔者还是建议卡友们尽量据理力争,偶尔出现一两次被逼无奈的小违规,也最好提前与货主讲清楚,如果出现违章被查现象,要求货主承担罚款费用。

吃一堑长一智 细数这些年货主坑人的惯用手法

拉了货不给钱,货主你良心不疼吗?

最坑人的货主比油耗子还可恨,拉完货不给钱,甚至直接微信拉黑你。有些卡友通过当地的同行协助才能讨回货运费,有些更是倍感无奈。

“我从孝感拉红酒去长沙的三个地方卸货,一车运费五千三,当时卸到第二家的时候跟车卸货的人对我说,他困了要找个地方睡觉,让我卸完货给他打电话说给我微信转运费,卸完货我打电话告知后直到中午也没收到运费,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

“前几天一车运费怎么要都不给我转,电话都把我拉黑了。我发了帖子告诉站友们小心点,巧合的是有个卡友认识这位货主,才帮着把2600块运费要了回来。”

干活付钱,天经地义!笔者想问,卡友的辛苦钱你都拖欠,你良心不疼吗?或许,这些黑心货主还真感觉不到疼。

每当遇到这类问题,律师总是建议卡友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谁不知道不支付劳动报酬是违法行为,但真要诉诸法律,追债成本会很高,耗费的人力财力可能远比货主欠卡友的钱多得多,所以卡友能够做的就是防患于未然。

对于随机接到的单子,商定好付款时间,不付款不卸货,或者不要让货主脱离自己视线,毕竟双方彼此是陌生人,彼此之间没有义务互相信任。关键是卡友要通过事前协商,讲明付款时间,否则可采取不卸货等措施向对方施压。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以上卡友们的遭遇相当于为万千卡友提前交了“学费”,之后如果遇到同类情况,切莫轻易相信他人。不要让自己的善良被人愚弄。(文/卡车之家特约作者:李子木)

卡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