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锡高架桥侧翻再追问:货车超载背后 藏着多少“无奈”?

2019-10-11 14:58:49 任然

10月10日傍晚发生在无锡的跨桥侧翻事故,迅速成为全国焦点。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调查组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

无锡高架桥侧翻再追问:货车超载背后 藏着多少“无奈”?

如此大的突发安全事故,对公众心理造成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一些“次生”新闻也引发了特别的关注。如据中国交通广播的报道,当晚事故发生后,无锡市政府新闻办微博连发两条无关信息遭网友痛斥“是外包了吗?”而上观新闻现场连线政府值班热线,对方表示不知详情。

重大事件后的政府信息发布至关重要,它也是应急响应与事件处置不可或缺的一环。在全国舆论聚焦的大背景下,当地官方微博的沉默、政府热线的“不知情”,到底是偶然的操作失误,还是暴露了信息发布上的机制和理念滞后?非常值得深思。

当然,公众更关心的还是桥梁侧翻的原因。

在事故发生后不久,一篇发布于两年多前的网络旧文就被在朋友圈刷屏。其核心就在于,呼吁无锡方面加大对快速内环高架货车违规通行的治理。尽管这次事发的312国道上垮桥与市内快速高架有所区别,但是,同样是高架桥与货车,并且目前初步查明事故系货车超载所致。

这种强关联,难免让人追问:如果最初的呼吁被重视,超载货车一律被阻挡在高架桥之外,是否被提醒的“悲剧”就可以避免?

超载是不是导致桥梁侧翻的唯一“稻草”,桥梁设计和质量又是否有问题,这些都需要事后调查给出权威结论。但从目前各方的信息看,高架桥上的货车通行管理之失,应该不容回避。

媒体报道披露了一个重要细节,事发高架桥附近有当地大型的钢材批发市场和诸多物流园。也就是说,属于大货车经常出没的地带。一般而言,批发市场和物流园区建在国道旁,出于交通成本考虑,是非常合理的。

但问题在于,国道穿过城区时一般都是通过高架桥来代替,以避免侵占市内交通资源。而桥梁相较于一般道路,对货车超载要“敏感”得多。

如这次事件所示,正常路段的货车超载,可能只是导致路面损坏,增加交通事故的发生概率,但在大桥上超载,轻则减轻桥梁的使用寿命,重则出现压塌桥梁的悲剧。

常理推测,事发高架桥不可能没有超载限制,大货车司机也不可能不知道超载危险,但现实中,在明知道违规且存在危险的情况下,高架桥对违规大货车放行,很可能被默认为地方对于园区经济的一种“服务”。

造成高架桥侧翻的大货车超载,背后是不是存在这种利益妥协?这类“服务”,又是否在一些地方成为某种潜规则?借此事之机,应当好好追问。

无锡高架桥侧翻再追问:货车超载背后 藏着多少“无奈”?

再来看超载的问题。舆论中的超载话题,是复杂的,甚至是矛盾的。一方面,对私家车主而言,路上驾驶时远离大货车,早就成为一种常识。

这里所默认的大货车危险,不仅是指正常状况下的车辆体积大,有视线盲区,更包括大货车更易超载、超速,违规风险大。因此,对于严治大货车超载,民间呼声很高。

但另一方面,超载货车司机在不少语境下,又是以被同情者的身份出现在舆论中。典型如2013年河南永城就发生过一起货车主不堪乱罚款自杀事件。这背后其实是大货车超载普遍化的“无奈”。

比如,囿于路政收费及货运成本高企,以超载来降低成本,已有“劣币驱逐良币”之势,大货车不超载反而无法生存;再比如,大量的“执罚经济”、包括车辆改装乃至汽车生产行业,也不同程度对超载形成了利益依赖。

另外,中国目前的物流行业个体经营多,发展分散,也削弱了对正常运输成本的承受力,不管是物流经营者还是司机,都倾向于在超载中挖掘利润。

虽然让人叹息,但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是,抛开交通事故等安全风险和道路维养的“隐性”成本,目前的普遍超载情形,基于长期的利益博弈,已成为大货车司机、管理部门、物流经营者共同利益最大化的一种畸形选择。这也正是现实中超载难治的根本症结所在。

去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其中提出了到2020年底,高速公路超限超载率不超过0.5%的治理目标。

具体措施,就包括加大货物装载源头监管力度,重点加强矿山、港口、物流园区等重点源头单位货车出场(站)装载情况检查,禁止超限超载车辆出场(站)上路行驶。

不过,复杂性在于,像高速公路因有收费站,对于超载现象的治理和执法成本相对较低。但如此这次事件即发生在国道路面,其对应的执法难度和成本就大得多,地方的执法和管理动力如何激发,利益依赖如何破除,是个关键问题。

普遍化的大货车风险,还得放在国家物流体系建设的背景下来看待。去年底发布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就提出,到2025年,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下降至12%左右;全国铁路货运周转量比重提升到30%左右,500公里以上长距离公路运量大幅减少。

总之,这起看似偶然发生的安全事故,其背后其实是糅杂着交通管理、道路安全治理、物流业生态和物流体系建设等多个系统性问题。要将相关风险降到最低,也必然需要系统性综合发力,这需要智慧、精力,也需要时间。

当然,如哲人说,“原因的原因不是原因”,像城市高架禁止大货车超载通行,是可以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的。而追溯事件背后的系统原因,也不意味着为直接的管理失职推脱——该追责的,理当严肃追责。

事故时事热点无锡垮桥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