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2020-06-11 04:00:00 周艳青

前不久,物流圈迎来了两位跨界而来的竞争选手。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一位叫哈啰出行,据悉,其正在内测“哈啰快送”,主打中短途距离的物流配送,跨城配送最远不超过500公里。

另一位叫做滴滴,已经在杭州、成都招募货运司机,试水滴滴货运。

除此之外,在客运出行领域,早就有先行试水跨界物流的吃螃蟹者,比如去年上线“曹操帮忙”主打同城物流的曹操出行;更远一点的,有一直觊觎外卖即配业务的Uber等。

为何这些在客运领域混得风生水起的垄断者、大佬企业纷纷看上了隔壁物流的一亩三分地?他们对这块蛋糕有怎样的野心?又会对早已厮杀不止的物流江湖造成怎样的风云?

哈啰出行或搅局同城即时配送

据了解,哈啰出行的业务形态已经从单车,扩展到顺风车、网约车、共享换电、生活服务平台、物流等业务。

根据目前哈啰对外透露的信息:“哈啰快送”隶属普惠用车事业部探索的“跑腿”项目,服务市内中短途场景,30公里以内文件、样品、小件物品递送为主,目前在东莞、佛山测试运营,按照里程和重量加权计算收费,司机由哈啰顺风车、网约车司机担任,基本当日达。

这样的市场定位、服务对象、时效,与目前市场上的跑腿业务、闪送模式非常相近,如果业务模式推进顺利,进一步延展到整个即时配送,比如外卖、商超等配送也有很大的可能。

外加上哈啰自身定位中提及的“跨城配送最远不超过500公里”这样的表述,或许其自身的物流目标不仅止步于同城即配,向上延伸到同城物流,比如货拉拉、快狗打车这样的模式也不一定。

滴滴货运或看中了同城物流赛道

滴滴看中物流并不仅仅是最近的事情,事实上时间还得往前推。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2020年3月16日,滴滴就宣布在郑州、上海、深圳和重庆等21座城市上线跑腿服务,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日常会骑行电动车接单;

到今年4月,滴滴全资子公司——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和北京快桔安运科技有限公司先后成立;

近期5月18日,滴滴开始在杭州、成都招募货运司机,试水滴滴货运。

5月18日,滴滴货运开始正式招募司机,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根据招募信息显示,司机加盟需先缴纳800元押金以及50元物料费用,抢先注册的司机可享受免30天平台服务费的福利。目前,滴滴仅开放有车人士加盟,开放加盟的车型为小面、中面、小平板、中平板、4.2米货车。

与很多载客货运企业入局物流不同的一点是,滴滴没有直接负责货运司机招募业务,而是分别交给了杭州旗开得胜物流公司、成都旗开得胜物流公司负责司机审核、培训、上岗。

有钱任性OR破解盈利困境?

业内都说做物流的人苦,为何载人客运企业也都纷纷看上物流这块劳心劳力的“苦海”?

一方面确实物流行业是一个巨大且潜力十足的市场。

以上述涉及到的物流细分领域为例,罗戈研究调查显示,即时配送2019年市场规模超过1300亿元。艾瑞咨询2019年发布的《2019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即时物流行业订单达到180亿单以上,增速达到37.5%。

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即配需求上升迅速,预计增速或许不低于2019年,远超此前市场对其的预估。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来源:罗戈研究)

同城货运领域,有物流业内专业人士对市场规模和增速进行预测:2020年或将达到14245亿元的市场规模。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另一方面,像哈啰、滴滴等企业入局物流同样也有自身的战略考量、困境破局意图。

以哈啰出行为例,其在2019年底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对于这笔融资的使用,哈啰称希望在未来几年加大公司新业务发展,持续在新的业务领域、新的技术方向上做更多投入,向平台级公司方向去努力。

另一方面,虽然滴滴等企业市场估值、资本体量十分庞大,但在盈利方面一直艰难。

目前全球最主要的三大共享出行平台滴滴、Uber和Lyft,Uber连亏十年,2019年全年亏损超85亿美元;国内客运平台头部玩家滴滴,其总裁柳青表示,滴滴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但此前七年累计亏损达五百亿元。

而聚焦到哈啰出行,业务边界从两轮市场开拓到了四轮战场,也从一个本来就难盈利的赛道碾转到了一个厮杀更为激烈也更难盈利的四轮赛道。

而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看到隔壁物流战场稳定盈利的幸福,想要分一杯羹给投资者打针强心剂的心思也是自然而然的。

一位物流资深专家表示,一方面这些客运企业在资本体量规模上更大,例如滴滴、Uber等,“说白了是一种烧钱逻辑,他们有更多资金可用,可以烧出一个东西来。”

他认为就像高德,从一个导航工具变成了一个导航、打车综合平台,“那么接下来有没有可能高德变成一个货运工具?完全有可能,只要高德能快速把所有资源集结利用起来,完全具备条件。”

他判断,像这样体量的企业跨界进入物流,目标绝对不会小,如果只是小打小闹试水没有意义,最终他们肯定想做出点大事,“比如数一数二。”

运载工具决定竞争对手

那么滴滴、哈啰、Uber们跨界到底是否能做成“数一数二”,会造成多大的冲击呢?谁将直面这些“野心家”的战书?

一位物流货运专家认为首先要从运载工具确认跨界者们的竞争对手。

从载运工具切入,最小的可以是即时配送员、外卖员的自行车、两轮电动车,再往上是跑腿员、闪送员的摩托车,然后是快递员的货运三轮车,再到服装店配送、同城配送等用到的依维柯,再往上是同城货运平台最常见的4米2货车,之后是9米6的干线物流卡车。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像哈啰、滴滴等的交通工具主要有哪些呢?自行车、两轮电动车、四轮轿车,从这些交通载具的行驶距离、载重空间对标的货运载具来看,更接近哪些市场?

很明显,一个是即时配送,一个是跑腿闪送模式,也能参与快递市场,往上靠靠也能接近同城物流配送。

而目前,无论上述哪个领域,都出现了成熟且市场份额领先的运营企业,比如即时配送领域美团、蜂鸟即配、达达、点我达等;跑腿业务中有闪送、UU跑腿、顺丰同城急送等;同城物流平台有货拉拉、快狗打车等。

打倒第一还得看运营

在这几个能接近的领域,滴滴、哈啰们能走到哪一步呢?

首先需要资金投入,这个上文讲到了,类似滴滴、Uber这样规模的企业并不缺资金支持,甚至可以依靠短期烧钱烧出一个不错的市场份额。

其次从载人到载货,从逻辑上看是一件容易延伸开拓的事情,原先载人客运需要搭建一张全国性的网络,货运同样需要一张类似的大网,滴滴们已经经历过这样从点到面到网的搭建了,只不过需要将这种能力转嫁到另一个新的领域。

再者,类似滴滴这样的企业本身有品牌、有口碑、有流量,占据一定市场量是相对简单的事情。

然而真正要打倒目前的市场第一第二,却依然不易。

一方面,原有物流细分市场竞争中已经有头部企业。

以同城物流为例,根据《中国网约车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1-4月中国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交易额中,货拉拉占比53.6%。接近排名第二的快狗打车的2倍,其余中小平台瓜分剩余份额。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另一方面,搭建全国性网络会是一场漫长的过程,也会遭遇中间艰难的厮杀。

一位物流资深从业者认为最关键的一步是运营。

能否将资源和需求匹配起来?能否完成从载人到送货的能力转变?能否提供货主一个性价比更好的产品?能否提供司机一个选择你而不是其他APP的理由?能否形成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

能吸引人用起来是第一步,因此需要找城市试水,先把运营模式跑通;第二步是让更多人用起来,不断扩展运营城市,逐渐形成一张全国性大网,达到足够的服务区域覆盖和广泛性;最后搭建一个服务能力好的团队,让自己从一个司机货主可用的货运工具变成一个他们不得不用的货运平台。

侧面骚扰永远不可取胜

此外,这位专业人士告诉小编,像滴滴、哈啰、Uber等跨界者想要取胜还需注意两点。

首先,专业领域差异,虽然听起来载人和载货很是类似,但毕竟是不同的行业,完全用已有资源、逻辑或者模式去看待物流,将面临的会是现实的打脸。

“载人”转道“送货” 滴滴、哈啰出行们瞄准了哪些物流企业

以Uber2015年推出的“UberRUSH”同城快递服务为例,其利用自己已有的平台出行资源汽车、自行车、步行等方式期望涉足货物配送,服务时效定位为当日达,最终2018年迎来终结,宣告业务结束。

“用乘用车已有资源参与物流竞争,做到比专业物流平台还好,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要进一个市场,应该正面进攻,不是说利用自己所谓的优势侧面骚扰,侧面骚扰是进入不了主战场的。”

另外,他表示这些跨界者如果瞄准的是已有市场定价权的企业作为竞争对手,很有可能难以取胜。

例如闪送等,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业务做成了一个市场,在市场中拥有天然的定价权,在后续竞争中就很难打倒。

企业动向行业动态物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