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2019-06-10 13:57:19 张诗萌

早在2018年1月,多名卡友反映,称自己在途径江西境内收费站时被拦停,工作人员称他们有逃费行为,必须补交相关的费用才能放行。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其中,卡友付师傅在马当收费站被拦停,对方称付师傅之前多次经过收费站时称重过磅分量不足,属于偷费行为,要求付师傅补交了6400元的差额。

王师傅在彭泽核电站被要求补交10490元。

遭遇类似的情况的还有常师傅、王师傅、高师傅等50多位司机,这还不包括尚未联系到或暂未反映问题的卡友。他们分别被要求补交了3000多元到6000多元不等。更有甚者,被追缴到6年前。

2018年12月,卡友况师傅等人从福建拉了一车青枣到长沙,经过江西萍乡和湖南醴陵省界收费站时被工作人员拦下,说他们的车是危险品车,不能拉绿通,即使拉了绿通也不能申报免过路费,并表示要追缴况师傅等人以前被免的过路费。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况师傅觉得这事不合理,但对方将况师傅等人的车锁了起来,并表示,不补缴就不能放行。

当时况师傅等人拉的是价值十几万的水果,耽搁不起,迫于无奈,他最终交了19350元,剩余的款项则打了欠条,并标注了还款期限和数额。

2019年5月,安徽亳州的卡友申明申师傅告诉记者,5月21日,他从江西德安收费站下高速的时候,被工作人员拦下,以“跳磅逃费”为由,追缴通行费2135元。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申师傅说自己是正常行驶的,但德安收费站的地磅不准,一般的货物会轻个几吨,所以追缴的通行费实际上是补的差价。

由于当时他急着赶路,对方又说不签字的话就别处理了,申师傅就赶紧签了字 交了钱,然后就走了。

申师傅表示自己才开车不过几个月,所以被追缴的不多,当时在现场他还遇到了另外3明司机,分别被追缴一万七、三万多、以及六万块左右。

以上是自去年到现在报道过的有关江西追缴的的案例。

其实,追缴不是江西独有的,其行为本身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对于拒交、逃交、少交车辆通行费的,相关部门有权利也有义务进行追缴。

但江西追缴之所以能引起很多的人的共鸣,关键在于一个问题,即对于司机们主观上故意为的逃费行为,和由客观条件造成的少缴费的行为,是否该“一视同仁”。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比如在卡友付师傅和申师傅的案例中,究竟是卡友们在过收费站故意冲磅刹磅,或明知磅有问题,为了少交点通行费而故意从那里走?还是因为磅不准而造成的少交通行费?如果是因为磅不准这种客观条件造成的少交通行费,又该如何处理?是否应该和主观逃费的行为一样全数追回?

很多卡友觉得,磅不准不是自己的问题,为什么现在要自己来承担这个后果呢。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就申师傅的事件邀请杨晔律师进行了专业的分析与解答。

杨律师表示,首先他认为申师傅的事情应当不属于逃费的行为,因为申师傅他主观上并没有故意想逃费,客观上也没有去实施逃费的行为。所以执法人员以逃费为由,并实施追缴处罚的措施,他认为是有欠妥当的。

对于由磅称不准造成的差价该由谁承担,杨律师表示目前还没有法律条文会规定到这么细的程度,只能说在法律规定中,一些损失的造成,谁有过错,谁就要来承担相应的损失。在这件事中,根据申师傅的表述,有一个细节,即磅称不准的事件已经持续了有两年时间,杨律师认为就这点来说,收费部门是存在一定过错的。

大货车就是唐僧肉 谁见到都想咬一口!

同时,杨律师也表示,按照规定,拉了多少货,也确实应当承担相应的费用,但必须要有相应的标准,即以实际准确的计量为准。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标准,杨律师认为执法部门对其进行追缴,这一点在程序和法律上都是有依据的。

针对这件事,杨律师建议,如果这件事的源头就是地磅不准,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就是对地磅进行校准或更换。至于之前差的吨数,杨律师建议计量局可以出面,对地磅进行一个权威的检测,给出一个标准,然后根据这个标准再跟卡友进行沟通补交,这样更加合情合理,有法有据,卡友也比较容易接受。

卡友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