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2019-10-24 04:00:00 小K
卡车之家
小K

舍得。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双十那天发生的无锡高架桥垮塌事故在国内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潮。大货车超载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超载入刑”的呼声高涨。在此我们先来看下这两天发生的另外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事故发生后,无锡地区施行24小时值班,路况无死角监控查处超载车辆,与之对应的是无锡周边地区短途钢材运输价格暴涨。

第二件事情: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在10月13日查处了12辆“打游击”的百吨王。

第一件事情的重点:24小时值班与运输价格暴涨

鉴于国内强大的舆论压力,无锡市开展专项治理超载大货车的行动是可以预见的。在这件事情里面,有两个关键点值得关注:24小时值班与运输价格暴涨。

24小时值班:

这表明当地的相关部门加大了执法力度与强度,与之对应的是行政层面执法成本的上升,但是为了应对舆论压力,现阶段执法成本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如何做出应对,表明姿态才是当地相关部门优先要做的。但“超载入刑”就不一样,如果这条法律生效,参照“酒驾入刑”初期,全国范围内交管部门大规模的专项活动,势必会造成执法成本的急剧上升。而执法成本也是社会运行的成本之一。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运输价格暴涨:

行政力量的短期干预,造成无锡周边的钢材运输市场供不应求,于是出现了运输价格暴涨的情况。如果将这种短期的行政干预设立诸如“超载入刑”这样的法律条文,那么执法常态化的背景之下,物流运输的价格必定上涨。

而物流作为社会的刚需和基础,物流运输价格的上涨必定带来物价,原材料价格等等的上涨。

今年猪瘟导致猪肉价格飞涨,在刚刚过去的九月直接把国内CPI的涨幅推入到3的区间,已经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和强力干预。由此可见在像物流这样直接关系经济民生方面的领域,在制定政策法规的时候政府有多谨慎和重视。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综合上面的分析,在24小时值班与运输价格暴涨两个关键点的背后是各种成本的上升,在高呼“超载入刑”的同时,如果没有配以相应的降成本的措施,最终导致全民买单就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第二件事的重点:打游击与顶风作案

无锡高架桥垮塌事故经过各大媒体的集中大规模的宣传,应该是家喻户晓了。舆论都在谴责超载大货车,各地纷纷设立专项活动集中治理大货车超载问题之际,却仍有不少人选择“顶风作案”,将各种“百吨王”开上路。

江苏灌南县的12辆“百吨王”被查处,新闻稿中“打游击”三个字很值得玩味,其背后既透露出涉事司机已经知晓整治活动,又透露出涉事司机对抗整治活动的意图。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是什么让这些涉事司机选择“顶风作案”?无论是迫于生计还是出于贪婪,利益的驱动是根本。

由此可见,只要超载有利可图,就会有人以身犯险,即便是密集大力度的行政打击也无法消除。目前国内的货运市场的现状是“不超饿死”和“利润不够,数量来凑”。

此时行政手段只能从外围对超载车辆进行打击,并没有触动超载的根基,甚至出现“越治越超”的畸形现象。此时如果立法“超载入刑”也不过是在各种外围的治理手段之后又加了一种。

顶风作案VS整风立法,运价暴涨背后的利益竟如此难以撼动?

就好比一条泛滥的河流,一味的只知道加固堤坝,并不能将泛滥问题解决。反而会造成诸如黄河末端那种“悬河”的现象出现。如今超载的泛滥,在疏不在堵。如何从根源上让超载车辆“无利可图”才是正解。

文末

货运市场超载泛滥的原因多面而复杂,很多人将“超载入刑”与“酒驾入刑”相提并论,严格来讲并不恰当。

酒驾约束的是个人,“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很容易做到,经过多年的法律威慑和社会宣传教育,已经成了一种社会共识,这就是“酒驾入刑”为何效果显著的原因。

而“超载入刑”约束的是一个群体,卡车司机以车为生,之所以出现超载行为不能简单的认为是司机的“个人行为”,行业的畸形才是本源。

此文中所提的两个相关事件,已经从侧面反映了,治超从外围突破的局限和无效。一阵风式的整肃运动,即便当时有效果,也不过是对舆论压力的被动响应。

如今摆在物流行业、社会大众、政府部门眼前的现实是:如果不从内部消除超载的利益基础,整风也好、立法也罢多半也是徒劳。(文/卡家号:小K)

事故卡家号无锡高架桥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