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之家
有卡车的地方 就有卡车之家
立即打开
返回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2019-07-30 04:00:00 李子木
卡车之家
李子木

用文字与卡友们聊情怀。

开车有时候比打仗危险,在绵延三千公里的川藏线上,已有七百多名官兵在此长眠。他们不是因战斗而牺牲,却是因为驾驶卡车遭遇山体滑坡、泥石流、跌落悬崖等种种意外而陨落。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打开卡车之家看图省50%流量

“百步之内有险情,十里之内埋忠骨”,这是对川藏汽车兵工作危险性的真实写照。素有“生死线”之称的川藏线,吞噬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是当代军人,也是卡车人,是穿着军装的卡友。

川藏线,汽车连战士的噩梦

川藏线是从成都到拉萨的公路,全长3000多公里,横跨14条江河,全程要翻越21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等数条汹涌湍急的江河。

从1950年4月开始,11万军民投入艰苦修建工作,北线于1954年12月正式通车,此后,筑路大军又修筑了南线段,并于1969年全部建成通车。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川藏线到底有多凶险,当年仅筑路北线就有2000多名军民为此付出了生命。在修筑二郎山险峻路段时,每公里就有7位军人为它献出了生命,可想而知地势情况多险要。当时在汽车兵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车过二郎山,如过鬼门关”。

川藏线上很多路段异常狭窄,仅能容一辆卡车贴山通过,另一侧就是百米深的悬崖,再加上运送物资的车辆都是重心比较高的军用大卡车,频繁转弯,无形间都增加了行驶难度和危险性,稍有不慎,就可能车毁人亡。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很多汽车兵在进藏之前都会写下遗书,曾经有一位运输团团长,他每次在进藏之前都会写一封遗书,到退役之前共累计了好几百封。

看到这,很多卡友可能会觉得夸张,笔者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了。这几年随着国家在基建方面的投入,川藏线上很多危险路段被隧道、大桥取代,天堑变通途。但在此前的数十年间,川藏线对驾驶大货车的军人来讲绝对是梦魇。

汽车团,247名烈士魂断他乡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承担着高原运输任务,为边防部队和偏远地区居民运送物资。成立60年来,该汽车团先后有247名官兵献出了生命,1500名官兵负伤,这是一个在和平年代执行非战争任务中伤亡最重的团队。

仅仅在一个叫迫龙天险的地方,该团就有13名战士牺牲,雪崩、塌方、山体滑坡……没人知道意外何时来临,在到处充满危险的路段,驾驶卡车就是一场靠技术和勇气的赌博。

数十辆乃至数百辆卡车来回穿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情的死神时常光顾,留下了一个个悲痛的故事。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1967年,该汽车团40台车给边防部队运送冬囤粮。行至迫龙坡,一股10余米高的浪头,顺冲沟奔袭而下,瞬间把6台卡车卷下了近百余深的河谷中,9名官兵牺牲。

2004年,同样在迫龙天险,三名战士在执行运输任务时,汽车不幸滑到悬崖下面的湍急江水里,至今依然没能找到汽车残骸以及牺牲官兵们的丝毫踪影。

2009年,32台车执行任务的军车返回途中经过迫龙坡,不料遭遇山体滑坡,土方击中车队一辆车,坐在车上战士当场牺牲。

还有路基突然塌陷,修车突遇雪崩等引发伤亡的,甚至还有很多官兵为了挽救财产和战友性命,而直接选择了直面死神。

致敬川藏线上的汽车兵,他们跑车前都已经写好了遗书

1985年汽车团一车队奉命赴日喀则执行运粮任务,中途遭遇泥石流,前方道路被阻断。如果不尽快向前通行,原地等待无异于坐以待毙。“大家步行通过这截危险路段,我来把车开到前面安全地带!”

班长简银华为了保住汽车和粮食,主动请缨。他将战友们的11台车开了过去,却在最后驾驶自己的卡车通过泥石流路段时,山塌了半边,被埋在了下面。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句描述战士奋勇杀敌,英勇就义的诗句,用在川藏线上的卡友身上,依然那么贴切。

结束语

和平年代的物资供应,战争年代的军需供给,没有人离的开卡车司机,越是危险的偏远地区,越离不开承载人们衣食住行的卡车。

汽车连中每一位战士,是卡友,更是当代军人,把运输当成作战任务,纵使冒着生命危险,也无半点怨言和退缩,这就是军人的傲骨,卡友的脊梁。

现在的川藏线行车环境已经大幅改善,川藏线穿行的更多是卡友驾驶的大货车,当你驾车经过二郎山险关、通麦天险、盘龙天险等地点时,别忘了向我们逝去的卡友致敬。(文/卡家号:李子木)

点击阅读全文
卡家号征稿军车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APP,看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评论

前往卡车之家APP查看评论

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