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2019-10-25 04:00:00 卡奇
卡车之家
卡奇

物流行业热点资讯分享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1983年,交通运输部提出了“有路大家行,社会办交通”的政策,在此政策引导下90年代出现了大批融入物流行业的个体、私营货运车辆。那时,交通部和国家经委联合首发了《公路运输暂行条例》,对运输管理有了初步的规范。

那时对于车辆超载治理监管方便并不是很严格,而且超载的重量也不像后来发展的那般夸张。

由于当时的监管手段不完善,运价不透明等情况,市场上偷税漏税、代卖货源及票证、抬价压价、无证经营等现象也十分普遍,不过在那个政策不完善的时代,货运行业给一部分家庭送去了“油水”。

黑龙江、广东、内蒙、上海等城市由于当时的边境贸易,物流业迅速变得繁盛起来。“父子车、夫妻车、兄弟车、家族车”货运经营个体户纷纷上阵,想要分一杯羹。

转行“下海”,买车拉货

90年代,老王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年轻时经人介绍去了地质队当驾驶员,驾驶证早早就到手了,眼看还有几年退休,干脆提前申请,拿着攒下来的积蓄买了辆解放牌子的长头载货车CA142。

这样一款最高车速100km/h,百公里油耗大约在22.5升的货车,在当时受到业界一直好评,可谓是我国汽车工业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就这样随着国家政策的开放,老王开始了他的运输生涯。当年的柴油价格还在1.5-2元/升左右,如今已长到每升6、7元以上,时过境迁,不禁感叹现在油价上涨了,货源和运价相比于20年前却失去了优势。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刚跑运输的前几年,由于车是自己的,也不用上缴费用,老王可是干劲十足,开着货车在各省市跑,常常能给家里从北京等城市带回来些少见的食品、用品,隔三差五还要受托于邻居、朋友带些好货回来。

这样不愁吃喝,还能见识外面世界的风光日子可以说是改变了老王后一代的生活。

离开家乡,开设信息部

眼看开货车改善了家里的生活,老王的两个儿子也辞去了商场里的工作,决定一起跑货车。不过由于2000年前后国内的道路基础设施建设较差,再加上运输路上总会有些恶性事件,老王一家对未来有了新的打算。

当时运输路上的监控和警察出警能力都是今非昔比的。货车在路上总会遇到一些当地的路霸来索要钱财,驾驶员没法以一抵多,为了平安归家,一般都交钱了事。

除此之外,以前不仅“油耗子”多,偷货贼也不少,即使报警了,能够破案的也寥寥无几,所以货车司机往往需要自己承担货物损失。不过现在虽然路上环境好了,钱还是要出的,只是变成了罚款的形式。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由于发现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买车做起了货运,再加上国家进入“集中治理超限”阶段,老王一家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家乡,同两个儿子分别去了上海和北京开设了物流信息部。

在那个年代的信息部不像现在租个房子、买个电脑、电话一打就可以开张营业的,当时的信息传播手段不发达,开设物流信息部的往往手里有货真价实的一手货源,赚取一些中介费也算合情合理。

相比于现在司机敌视车货匹配平台,平台又与信息部相互敌视的局面,十几年前司机与信息部可谓算得上是相处融洽。

放弃运输,彻底转行

通过老王与两个儿子的共同努力,信息部逐渐完善并发展成正规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像雀巢、壳牌这样的大企业货源也都合作过,老王也到了彻底退休的年龄,公司留给了两个儿子经营。

不得不说北京和上海的城市快速发展成就了老王一家两代人的成功,但也正因为城市发展和时代的变迁最终不得不面临再次转行。

唏嘘!当年赶上货运风口的两代人,如今在市场新一轮洗牌中却……

很多司机师傅也都应该了解过,随着北京行政中心的定位越来越明确很多中小型贸易、物流企业也被挤出了北京市场

老王在北京的大儿子也没能在这场洗牌中脱身,并且在运价如此低迷的物流时代中,生存下来也变成了难题,所以老王儿子干脆关闭北京公司,仅留下一个门帘来收取压账运费。就这样收取了半年多,仍有很多运费没有结算清楚。

而在上海的老王家二儿子也放弃了物流运输,转行做起了仓储业,但是谁又知道仓储这块肥肉能够吃多久呢?(文/卡家号:卡奇)

行业动态卡家号